王立军落马,汪洋何以高调打黑

时间:2020-01-01 作者:
正当重庆副市长,“打黑英雄”王立军落马之时,与“重庆模式”不咬弦的“广东模式”领军人物汪洋却高调打黑,不仅媒体大肆报道,而且声称要深挖黑社会,“指捣黄龙”,这可能不是偶然的心血来潮之举,而是受命于中南海高层,他明确显示的信号是:高压维稳的既定方针不变,王立军的倒台,不意味着重庆等地的因为打黑“黑打”而造成的冤假错案会在短期内得到纠正。这对热盼中共自我否定“唱红打黑”,进行自上而下政改的人士,是当头猛泼一瓢冷水。

新华社报道说,2月9日,汪洋主持广东省打击欺行霸市等违法犯罪行为的“三打两层,建”全省电视电话会议。广东省委省政府要求,此次行动要破除一切障碍和阻力,打掉涉黑犯罪团伙背后的“关系网”、“保护伞”,彻底铲除非法犯罪土壤,还市场一片净土。

按理说,像汪洋这样思想比较开放的封疆大吏,在“王立军叛逃”东窗事发后,应当借机推进乌坎式的民主改革试验,进一步与运动式打黑“黑打”,造成官民,官官矛盾激化的薄熙来划清界限,以便给平反冤假错案的人们以希望,但恰恰相反,他却开始声称“打黑要打出威力”,大有为王立军接力的味道。这真是有点蹊跷和诡异。

仔细想来,也不奇怪,中共的专制政权得以维护的基石就是两块,一是欺骗,一是严打,薄熙来和王立军都把它使用过了头,“唱红”是江湖骗术,打黑是“镇灾之宝”,现在,他们运用“二次文革”的办法,把嗓子唱哑了,在国内没了市场,挤到了香港;“打黑”连累了自身和嫡系,引起了内斗火拼,闹成了惊天动地的国际事件,王立军已被中共政治体制所丢弃,但维护专制统治的法宝,绝不能丢,也许草根出身的汪洋不愿这样做,但为了他们共同的利益,确保十八大之前不出事,不得已而为之。

广东的媒体报道说,广东省省长朱小丹,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和广东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厅长梁伟发对“打黑除恶”的“三打”行动进行了工作部署和总动员。根据广东省委、省政府的部署,从今年2月起将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以重点打击交通运输、废品收购、河沙开采及采矿、商品批发、工程建设、拍卖等行业中欺行霸市等涉黑性质的违法犯罪行为;非法垄断、控制农贸市场各类农副产品经营权,以及强买强卖、强收保护费、敲诈勒索及寻衅闹事等违法犯罪行为与打击制假售假、打击商业贿赂和建设社会信用体系、建设市场监管体系为主要内容,以优化市场环境为目标的“三打两建”的行动。

由此看来,可能“王立军叛事件”引发了中共各级官员的忧虑,正如反腐造成普遍恐慌一样,他们全方位,大面积,多层次的制度性腐败,给老百姓造成了敌视心理,而司法制度公正性的缺失,又使地方政府的黑社会化问题日益严重,几乎所有的地方和领域都存在不稳定因素,像火药库一样。对于官员来说,把一般性的刑事案件打成黑社会组织犯罪,再借机“抢钱”,买官卖官,大概是官员们乐于采用的简单而实际的办法,所以,值此关键时刻,中共高层还是不能放弃高压维稳,严打所谓“黑恶势力”的既定方针。

官方的媒体说,为开展好此次专项行动,广东省委省政府成立了以朱明国负总责,由省委政法委牵头协调与6位省领导和55个单位参加的省“三打”专项行动领导小组。广东省委省政府要求,此次“三打”行动,要以“打黑除恶”作为首要突破口,想方设法深挖涉黑组织和恶势力线索,想方设法告破一批恶势力犯罪大案要案,想方设法端掉一批黑恶势力团伙。要“釜底抽薪”、“直捣黄龙”,破除一切障碍和阻力,打掉涉黑犯罪团伙背后的“关系网”、“保护伞”,彻底铲除非法犯罪土壤,还市场一片净土。

从这一人事布局和活动安排看,“乌坎事件”由朱明国牵头,把选举的权利还给了村民,但并不说明中共的基本国策得以改变,或者说,可以给几万人的乌坎人以选票,但不会把“乌坎模式”推向全国,他们依然担心人民清算积压已久的罪行和错误,会使中共政权彻底丧失,也就是说,中共可以毫不留情地抛弃闯了大祸的王立军,也可能冷冻和处理“西南王”薄熙来,但不会全盘否定“打黑”,更不会改变邓小平留下的“高压维稳”的路线,这不仅是因为胡锦涛是邓公生前隔代指定的接班人,还因为他们每个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,必须坐稳一条船。船可以摇晃几下,但不能翻,“王立军事件”可能使大船轻轻晃了一下,如果薄熙来再被“双规”,就可能大大地摇晃了几下,正因为如此,九个常委还在争论评估,并非薄王贪腐和枉法的证据不够,而是他们心里没底。

此外,汪洋高调打黑,可能也是间接地回应海外媒体近日来有关“王立军事件”和薄熙来贪腐枉法的评论,似乎在告诉人们,打黑和反贪是中央统一决策,只是被重庆的地方官员滥用了,运动性打黑和指向性反贪,是中南海不赞同的,中央处理王立军以致薄熙来,不是出于内斗的需要,而是他们越过了底限,闯出了影响国家形象的大祸。

广东媒体说,汪洋强调,广东省委省政府开展的“三打”专项行动,是各级党政班子履新谋政、当好造福人民开拓者的迫切需要,是对新班子的一次考验。要充分认识“三打”的难度,做好方案,打出声威,打出效果。

在我看来,不论怎样,上述报道足以动摇了以往人们对汪洋正面形象的成见和期待,虽然,我从未否定温家宝呼吁政改的真诚和热情,但靠中共自身主动地进行政改,放弃“高压维稳”的阶级斗争理论,彻底地走出邓公的阴影,实在是一厢情愿,只要全社会不搞民主转型,打黑和反贪必定以内斗为动力,因此,十八大之前既使抓捕了薄熙来,也只能说是又解决了一次滑稽可笑的“林彪事件”,中国还是走不出人治内斗的怪圈。悲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