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幺猿猴不会变成人

时间:2020-01-14 作者:
虽然,历史给了中国一百年洋化的时间,从洋务运动到马克思占领共和国,但中国人依然没有傲视的激情,汉语文依然没有留下足以百世流传的名句. 马丁路德金一句:"我有一个梦",仅四个字,就把北美洲成千上万的黑人,白人和左翼的知识分子,召集到了同一枝旗杆之下,I have a dream,一句话改变了历史,其胸襟之伟岸,感情之激昂,这才是缔造历史的风云人物.诚然,为什幺"我有一个梦"横扫了一个时代?因为,美国人是一个童真洋溢的民族.小飞侠彼德潘,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,马克吐温,史匹堡让人从小,用小手掬捲成望远镜,仰首凝望银盘般的月光,告诉人:有梦想,就会有生命,就会有希望... 中国有点怪,在情绪的躁动与夸张,似足了美国,汉语中的 "超强" "激正"不就是美国人瞪着眼赞叹 Its superb 一样,喜欢把形容词推到极限吗?学美国人,就该学全套,既学了美国人盲目乐观的亢奋和肤浅,理应也学美国人 "敢于梦想"的勇气.I have a dream 就是众说 "不可能",我偏偏认为:是可能的,只要有胆识,路始终是人走出来的. 美国人的这种勇气,跟小农之王毛泽东之流 "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"的狂妄不同.美国人的胆识,是在科学和理性的天地间,对自由价值观的无限追求.当年的 "亩产万斤"式的神话,一度令千万的中国蚁民误以为他们的大救星也很 Think out of the box, 结果只是戴着蜡制的翅膀飞向太阳的伊卡利斯,在阳光熔化了蜡翅后,掉了下来,鼻青脸肿了. 而中国人的作风,其实已相当的美国式,看什幺都 '哗' '哗'连声,就象美国人的wow--哇噢.但骨子里,黄炎子孙,明哲保身,不敢冒险,还相信 "好死不如赖活着",认同 "蝼蚁尚且偷生",与美国人的冒险,中国人的心态,毕竟太过苍老了,不是同一杯茶.当然,社会主义特色的资本主义,诞生在今天的共和国,也就一点也不出奇了.中国的激情,只竜是悄然出现在 "哄抢文化"之中了. 英国人金若克,曾挑战在位的铁娘子戴卓尔夫人,时值戴卓尔夫人鼓励精英主义,消减儿童福利和教育津贴,懒惯了的英国人对失去了的 "免费午餐"怨声载道.而金若克便道出了他的[我警告各位]:[If Thatcher wins,I warn you not to be ordinary,I warn you not to be young,I warn you not to be fall ill, and I warn you not to grow old.] 如果戴卓尔夫人再当选,我警告各位不可以平凡,我警告各位不可以年幼,我警告各位千万不可以患病,我警告各位不要老朽.重复了四次的[I warn you],语气一句比一句高昂,一句比一句有力,又像在打铁,直插民众感性的心坎. 美国人的童真,便产生了 "我有一个梦想 I HAVE A DREAM"的呐喊;英国人的成熟,便会有了 "我警告各位 I WARN YOU NOT TO ",而在小眉小眼,心胸狭窄的炎黄社会,自然的也就不可思议了. 不必学邱吉尔,不必学罗斯福,马丁路德金是圣者,自然也高不可攀,起码可以学三流的金若克.要挑战国际社会,不能只重袋巾的衣饰,不重袋里的内涵,人类世界,品种天择尊卑,民主是欧美发明的,再过一千年,其余的部落,也很难与欧美的国际 "接轨",虽然他们很努力很努力地在模仿,正如猿猴,千百年来也一直在模仿人类的动作,但它们终究不会是人.z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