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议中国实现总统制

时间:2020-02-06 作者:
建议中国实现总统制
张国堂


  温总理深圳“政改”讲话的思路,仍然是邓小平先生1986年的思路。邓先生当年总结文革的教训,认为毛泽东的权力太大,这是文革的主要原因。但是,毛泽东过大的权力并非体制赋予的,而是历史形成的。毛泽东从遵义会议之后,就开始担任共产党的最高领袖,由于战争,毛泽东自然掌握很大的权力。到文革初期,毛泽东担任共产党的最高领袖长达三十多年。共产党的干部,都是他培养和提拔的,自然都听他。这就是毛泽东权力过大的原因。并非体制的权力过分集中。
  现在,根本不存在所谓权力过分集中的问题,恰恰相反,国家主席的权力太小,太弱。这虽然不是根本问题,但也是重大的问题。中国政府实际上无人负责,这是当前很大的问题。古今中外的行政权都由一个人负责。温家宝是总理,但不是政府的最高负责人,胡锦涛是国家主席,他也不是政府的最高负责人。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者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委员会—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也不是最高领导者,因为在其上的还有中共中央委员会。不过中共中央委员会不经常开会。
  中国人民现在最不满意的是吏治腐败,吏治太松弛。吏治腐败的根源,就是这种委员会领导体制所造成的。
  中国共产党的党代会的代表是由地方官员逐级选派的。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委员是由党代会选举的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会常委都是中共中央委员会选举的。国家主席,总理等等也是中共中央委员会决定的。而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委员都是党政官员。因此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常委都不敢得罪各级的党政官员,这就是吏治松弛、吏治腐败的根源。
  温总理想以民众的监督来整顿吏治,这是不可能的。官员在他的办公室中所干的事,民众怎幺知晓?民众如何监督?而且,民众监督有权的官员,得罪有权的官员,能有好果子吃吗?谁敢监督?
  如果参与监督的民众人数少了,官员根本不会当一回事。如果参与的民众多了,又影响社会的稳定。这都是根本无法解决的难题。文革和八十年代末的教训,应该永远记住。不可发动民众监督党政官员。我这样说是爱护民众。民与官斗,吃亏的总是民。
  我建议中国应该实行总统制。总统候选人由党代会确定,由全国人大选举。中共中央委员会和全国人大的常委会都无权撤销(或罢免)总统的职务。使总统相对摆脱党政官员们的控制,使他能有权整顿吏治。我建议由胡锦涛先生担任总统。
  如果胡锦涛当了总统之后,不认真整顿吏治,根除腐败,那幺等他下台之后,我们就写文章骂他。他总有一天要下台,而且他必然要死。如果他没有政绩,就叫他遗臭万年。他追求荣耀的心理,必使他整顿吏治,惩治腐败官员。如果他干的好,我们就写文章歌颂他,叫他得荣耀,让他光宗耀祖。
  胡锦涛先生的构建“和谐社会”的政策是正确的,但不知是他没有决心推行这项政策,还是他没有权力推行这项政策,致使这项正确的政策成为人们的笑柄。这是很可惜的。
  必须真诚地推行构建“和谐社会”的政策。凡有利于国泰民安的理论学说,就应该允许自由出版。凡是不利于国泰民安的主义、理论,就应该限制出版。要立法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的言论。子曰:“刑禁暴,爵尚贤,则政均矣。”这里的“均”的意思是公平、公义。孔子的这个原则,应该成为中国政府最高的指导原则。
  不能再搞全能政府,政府应该在文化领域中退出来,要真真落实《经济、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》,把发展文化的权利和责任交给中国公民。政府必须守信用,不可失信于民。
  政府不应该干涉公民的信仰。不论任何人,只要他不煽动民众造反,他宣传任何宗教理论都是合法的。因为宗教理论属于文化。中国公民有权从事文化活动。
  中国的国体改革应该先文化,后政治。这才是稳妥的。近期不要推动民主的政改。在中国人民信奉中庸之道之前,中国不能实行民主。一旦中国人民接受中庸之道,就立即实行宪政民主。
在博客中国上本帖下的回复:
  回4楼:你说:“中国行总统制的障碍在权势阶层”。你的话不错,但是,中国实行总统制的动力也在权势阶层。只要有人把我的这篇文章告诉广东的书记汪洋,或者国务院的李克强,等等,他们肯定会同意本文的建议。
  回18楼:你说:“现代中国的任何政治变革都无法绕过毛泽东这个坎!认识不到这一点,无论怎幺改,最终的结果都会回到原点。”你看法是正确的。关键是如何迈过毛泽东的坎。戈尔巴乔夫倡导“新思维”、倡导“缓和与公开性”,就越过了斯大林的坎。戈尔巴乔夫的经验,可以借鉴。如果胡锦涛真心倡导“和谐社会”,真心珍惜人的生命,确立“人命关天”观念,真诚追求国泰民安,就可以越过毛泽东的坎。
  回21楼:你说:“总统也好,主席也好,关键是如何产生的!!如果是选票产生,他搞得不好,下次就自然被选下来!!台湾为俺们树立了典范!!”你的意见是正确的,但过渡也是必要的。